东北山村原始欲乱

                                                首創膜法處理水的班奈戴克博士獲首屆李光耀水源獎

                                                2014-05-17 16:25:33 admin 238
                                                來源:新加坡《聯合早報》記者 嚴孟達 / 時間:2008-6-30 15:01:14
                                                  據聯合早報網2008年6月28日訊 首屆李光耀水源獎得主班奈戴克博士(Andrew Benedek)的大名對一般讀者是陌生的,從最近的報章報道來看,這個水資源專家的確是個很特別的人。
                                                  首先,在近30年前,1980年他首創膜科技處理水,起初被人視為荒謬,但是今天地球上的干凈食水都是這種科技“提煉”出來。因此,水源獎非他莫屬。沒有他,也就沒有今天新加坡版“新生水”的問世,他之對于新加坡的重要意義,不下于獨立之初在聯合國的援助計劃下來到新加坡為我國的經濟發展出謀獻策的荷蘭經濟學家溫斯敏。班奈戴克與新加坡的淵源相信不會止于這次的世界水資源論壇的盛會。
                                                  其次,班奈戴克把李光耀水源獎的30萬元獎金捐出來,而且還自掏腰包,補上70萬元的個人積蓄,成立一個100萬元基金,以協助在水資源領域研究方面“有奇思妙想的大學生圓夢”,他把這基金命名為“唐吉訶德基金”。
                                                  這位64歲,出生于匈牙利的學者專家,本身不是什么投資家或是大富豪,他對其畢生研究的水資源領域貢獻其智慧,又貢獻其積蓄,只為鼓勵更多人不分國籍繼承其衣缽,繼續為世界的水資源開發而努力。對理想如此執著,對科研如此無私,他本身就是唐吉訶德。我們也可以看出,他對終身不懈在水資源方面為新加坡謀求自力更生的李資政是“英雄重英雄”,才會如此“投桃報李”,這是此世界首個水資源盛會的佳話。
                                                  班奈戴克在集合了世上1000個水資源專家的演講會上,為今后的研究提出了三個挑戰:一,發展能源零需求的膜法水處理科技;二,把廢水處理的能源用在其它用途上;三,生產需要較少水來成長的谷類。這三大挑戰似乎勾勒出未來世界的一幅圖景,這要求破格的思考、大膽的夢想,班奈戴克希望看到的是更多的唐吉訶德。
                                                  生產新生水的能源消耗很高,因此生產成本大,新加坡將來若有一天能在水科技上進一步突破,把生產潔凈水的能源消耗大大降低,就算無法做到零能源消耗,這樣的技術輸出,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幫助世上許許多多仍舊無法享受干凈食水的國家受益,如此無量功德,是功德無量,有那么一天時,我們也應該飲水思源,想到班奈戴克博士今天所給的挑戰和啟示。
                                                  水源短缺原是新加坡的軟肋,是新加坡的Achilles' heel(古希臘神話中的刀槍不入的勇士,后腳跟卻是唯一致命的弱點),內閣資政李光耀在水源獎頒獎禮上的對話會上,仍重點強調新加坡從建國第一天起便把水政策放在第一位,以免新加坡受到鄰國的威脅。
                                                  猶記得幾年前,當新加坡成功開發出新生水時,被馬來西亞的媒體揶揄為“廁所水”,一位專欄作者曾說“下次到新加坡時,我要自己多帶幾瓶礦泉水”。
                                                  新加坡利用膜科技開發出新生水的同時,還不斷擴充蓄水池。新加坡公用事業局在國際水資源周的活動上宣布了一個全新概念,確保首個市區蓄水池——濱海蓄水池的水不會是死水,而是充滿動感的“活力水”,這個蓄水池會通過將發展起來的水管網絡和多個水泵站,跟貝雅士上段蓄水池之間的六條主要河流和水道銜接起來,形成一循環不息的系統。不同蓄水池的水可以互相“通水”,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可以想象這個世界首創,當局嚴肅的稱為“濱海蓄水池計劃”在2010年落實后,新加坡不只是一個處處公園的綠色島國,也將是一個處處水源的藍色島國,這個計劃不妨稱之為“藍色新加坡計劃”。
                                                首頁
                                                產品
                                                案例
                                                電話
                                                聯系
                                                东北山村原始欲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