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山村原始欲乱

                                                不“膜”不成活黎念之老人一輩子著魔于膜科學之運用

                                                2015-01-13 23:06:14 admin 348
                                                來源:《科技日報》記者 房琳琳 / 時間:2015-1-12 10:49:27
                                                  據科技日報網2015年1月10日訊 不魔不成活,形容的是深深迷戀、鉆研其中的極端敬業狀態。讓黎念之“成活”了幾乎一輩子的,卻是各種各樣的化工應用“膜”。
                                                  “膜”拜,他曾被請去搞“阿波羅計劃”
                                                  1964年,32歲的黎念之在美國公開發表了他的博士論文,這是化工學科中第一篇研究高壓下氣體滲透高分子膜的文章。文章剛一發表,就引起了美國政府的極大關注。
                                                  當時,美、蘇兩個超級大國的太空競賽正處于白熱化階段,美國“阿波羅登月計劃”成為全球矚目的焦點,而黎念之的研究正好能夠解決登月設備中有關應用膜技術方面的難題。美國政府立即聘請他擔任了“阿波羅計劃”的科學顧問,這也是黎念之開始在化工界贏得聲譽的原因之一。
                                                  黎念之年紀輕輕就將華人優秀基因發揮到極致,或許有機遇的“造訪”,但更多的是他用不懈的努力來承載著父親的厚望。
                                                  父親黎烈文是20世紀三四十年代著名的作家、翻譯家和出版家,曾在《申報》主編著名副刊“自由談”,魯迅、巴金等在這塊陣地針砭時弊,鞭撻現實,其翻譯的《紅與黑》等法國文學名著,則成為滋養國人心靈的精神大餐。
                                                  出生僅兩星期,母親就因產褥熱去世,黎念之雖抱憾一生,卻始終謹記父親教誨——一個人要做自己和母親兩個人的事;在選擇學業方向時,父親認為先學習科學技術不耽誤用文學藝術陶冶情操。就這樣,黎念之選擇了此后大有用武之地的化學。
                                                  “膜”術,他是唯一獲得“珀金獎”的美籍華人
                                                  “膜”術的精妙之處,在于它是一種“分離”物質的基本手段,應用之廣可用 “遍地開花”來形容。黎念之發明的液體膜、高分子固體膜技術,在化工、石油工業、環境保護、資源再生利用、醫藥及生命科學等領域均有廣泛應用,對化學工程學科及相關學科領域的發展具有深遠影響。
                                                  “研究科學與技術的根本目的是要為經濟發展服務?!边@是黎念之始終秉承的原則。他為記者細數膜科技界研究的重點和熱點——當前制約全球經濟可持續發展的*大問題,是資源匱乏、能源短缺、環境污染三大難題,國際膜科技界的研究重點也就此展開:全世界采用的海水淡化主流技術就是高效節能的反滲透膜技術;先進的膜技術已經可以將污水和廢水制成高純度的直飲水,可謂一舉兩得;在能源和環保領域,燃料電池、氣體凈化和污水處理等都需要用到膜分離技術。
                                                  此外,更關乎民生的健康領域也一直是業界研究熱點,例如用于開發各種人工臟器、控制釋放藥物、高靈敏度膜生物傳感器等,都將對保障人類健康、戰勝疾病具有重大意義。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先掌握了“膜”術的黎念之,自然成為“膜”界領袖——應邀在美國、中國、日本、歐洲等地作學術演講120余次,擔任過約60次重大國際化學、化工、膜科學學術會議主席。
                                                  作為膜科學的主要奠基人之一,黎念之是美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科學院評選為外籍院士,他還獲得了被譽為“化學工業界諾貝爾獎”的珀金獎(Perkin Medal),是迄今為止全球唯一獲此殊榮的華人。
                                                  “膜”力,他不遺余力推動中國化工業走向世界
                                                  如果說,12歲隨父親從上海去臺灣再到美國讀書生活,是迫于歷史環境越來越遠離了祖國,那么,從49歲接受邀請回國到現在34年間全力推動祖國化工業的技術進步和國際交流,則屬于心甘情愿的身心回歸。
                                                  “30余年來,我很高興有機會與中國開展了廣泛的科技合作?!崩枘钪澳ぁ绷O大——他不僅在化學、煤化工、水處理等諸多領域與眾多企業合作,還每年帶領近百名美國科學家、十余位美國院士組成的高水平代表團參加“中美化學工程大會”,他引進的Sorbex adsoption分離技術被國內幾家大型石化企業用于分離用在于紡織工業的p-Xylene,中國膜工業和精細化工急需的反滲透、納濾復合膜制造技術也由他引進國內。
                                                  在北京低碳能源研究所,他用國際先進的門徑(Stage-Gate)質量管理體系和6σ質量控制體系來管理科研項目,已經開展了40余項科研項目(含國家項目),申請專利300項,在褐煤提質、MTO催化劑、聚烯烴材料、粉煤灰利用、儲能、太陽能電池等方面均取得重大的創新研究成果。
                                                  諸如此類,黎念之通過自己在“膜”界的影響力,促進了中國膜工業盡快趕超世界先進水平。
                                                  現在年事已高的黎念之,心心念念的卻是促進工業總體發展的創新機制?!皠撔碌睦砟顭o處不在,這很好,但是需要相應的機制同步創新?!彼麘麉⑴c了中國科技中長期發展規劃的制定研討,尤其建議祖國應該建立類似“美國橡樹嶺國家實驗室”那樣的研究院所間互相協作的“開放創新”平臺。
                                                  “好的發明創造在進入大規模產業化應用之前,都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如果缺乏科學合理的決策機制和法律保護,是沒辦法達到‘科技服務經濟’的目標的?!崩枘钪缡钦f。
                                                  說到提升科技實力的根本所在,黎念之說,“我希望祖國加倍重視教育事業,教育出能夠維護和享受世界級成果的世界級公民?!?/tr>
                                                首頁
                                                產品
                                                案例
                                                電話
                                                聯系
                                                东北山村原始欲乱